当前位置:公春浩小说站 > 言情 > 遗失的玻璃鞋最新章节

第三十二章 几番挣扎

遗失的玻璃鞋?|?365与SB滚球水位_365滚球直播_滚球365彩票首页:谬斯?|?更新时间:2019-09-28
推荐阅读: 替身怨妃乱后宫噬元无极虐妃寂灭天骄祸妃狂天下炼金王图化身仙界王爷你大爷的罪妃不准逃旋转恋人

凌老头子以身作则地活跃了一下气氛,见众人赏脸的笑了笑,低头又抽了一口雪茄,丝丝青烟缭绕升起,将青烟后两鬓斑白的中年男人衬得更加难以捉摸。

凌风侧脸看着身边局促不安的女人,唇边勾着魅惑的微笑,伸手将她的手抬了起来,打开那个蓝色天鹅绒盒子,里面躺着一只鸽子蛋般大小的椭圆形蓝钻项链,凌风修长的手指在项链吊坠上抚了抚,潋滟的眸子里面带着深深的依念。

“可言,这个项链名叫蓝泪,是我外婆传给我妈的。妈妈非常钟爱这条项链,临终时,妈妈拉着我说要传给我老婆,因为我是妈妈最疼爱的儿子。”丝丝哀伤爬上凌风的脸,他真挚的看着方可言:“现在,你是我老婆了,这条项链属于你。”

方可言想要拒绝,却被凌风堵住了唇。

凌风趁她思绪呆滞时,亲手替她带上了那条项链。

大庭广众之下,面对情敌,旧爱,和高堂,凌风用了一种极端的方法把真爱困在了身边。

方可言推开也不是,逃开也不是,接受又更对不住良心的谴责,毕竟她答应和凌风结婚并没有带着十分的真诚,现在这样一个男子掏心挖肺的将真心血淋淋的捧在自己面前,令方可言无颜以对,浓浓的歉疚感袭来,冲湿了她的眼眶,泪水止不住的滑落,渗进了她的嘴角。

凌风在她的唇上尝到一丝苦涩,修长的手指轻轻抹掉她的泪水,故作惊讶道:“呀!老婆感动得哭了,都是老公不好,回去后老公好好给你惩罚好不好?”

在旁人听来温柔的打趣,在方可言听来却是无比的心酸,她知道自己伤到了凌风,不止一次的狠狠伤到了凌风。

涌出的泪水又被凌风给抹了去,对上凌风受伤的眼神,方可言朝他扯了扯嘴:“老公,我饿了!”

闻言,凌风受伤的眼神纠结得更深,信任和不信任在他的目光里相互交替,渐渐拧成一条粗糙的麻绳,轻轻拉过,磨伤自己也扎疼了别人。

方可言轻轻浅笑,原来,伤得多了就失了诚信,他们之间仅存的一丝丝信任已被谎言割得荡然无存。

凌风看了她许久,最终将那一抹久违的浅笑再次勾上了唇,转首对看戏的众人说:“真不好意思,让各位见笑了,我老婆刚才说饿了,大家也不要客气,吃吧!”说完端了一碗鱼翅汤放在方可言面前,柔声道:“吃吧,宝贝!”

看着眼前那碗汤,方可言心里百感交集,她不敢再看凌风,怕看到他眼里碎冰一样的失望,也不敢抬头看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她怕见到明轩眼底偶尔显露的深情,她怕见到白晓岚满目的怨恨,她更怕那端坐在上方,凌老头子颇有意味的探究,那种眼神令方可言心神不宁。像偷了腥的耗子遇上老猫,怎么藏也藏不住,一眼便能将心思看穿,更何况她偷的可是他儿子的一颗真心。

仔细观察了这么老半天,凌老头子总是算是把几个孩子看透彻了,熄了雪茄,瞟了瞟白晓岚胜券在握的神情,拿起筷子招呼着:“饿了就要吃饭嘛,大家不要楞着了,菜凉了影响口感,晓岚多吃点啊,你看你瘦得快不成人形了。”

白晓岚含笑回答:“见凌风和可言这么恩爱,真是让人羡慕,对吧,明轩!?”

一双眸子望着明轩,明轩不动声色地喝了一口红酒,转移了话题:“这酒的口感很甘醇,却不知道后劲如何,凌伯父,您也爱好红酒吗?”

白晓岚对于明轩的不理睬显然已将到达了忍耐的顶端,俏丽的一张脸顿时冷了下来。

凌老头子佯装没看见,善意笑了笑,端起酒杯轻轻晃了晃,说:“爱好说不上,心烦时喝上一两口倒是不错,不是说一醉解千愁吗?这酒的后劲还不错,明轩喜欢的话改天我令人送几瓶过去。”

明轩委婉而道:“多谢凌伯父,明轩不爱喝酒,倒是晓岚挺喜欢,您要送就送给晓岚吧,她想必很是喜欢的。”

明轩淡淡瞥了白晓岚一眼,白晓岚刚才还冷着的脸瞬间又变得苍白,不自然地捏着酒杯轻轻晃动着,低头浅尝了一口,眸光飞转,眼底闪现一丝阴冷,不经意地瞥向了方可言,含着酒水的嘴唇轻抿吞下,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

“是啊,我偶尔也会喝上一两杯,如果凌伯父愿意割爱,晓岚当然十分喜欢。”

明轩默不作声地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目光很自然的落到了对面方可言的身上。

方可言依旧垂着头,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凌风端给她的那碗汤。披散的头发乌黑亮丽,顺滑地垂在肩头两侧,眉头轻蹙、神色黯然,半垂的眼眸上,浓密的睫毛在眼睑边扫下片片阴影,令她似水般柔弱的外表更添了一层忧郁。

不知道为什么,忽而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自浓密的睫毛下滑出,跌进她身前的那碗汤里,方可言拿着勺子的手顿了顿,乱颤的睫毛如抖动的蝶翼,仿佛随时就要翩跹而去。

那滴泪水彻底瓦解了明轩伪装的淡然,被压抑的情绪瞬间翻涌在幽黑的眼底。对面却杀来一道犀锋利的眼神,像誓死保护珍宝的野兽,想要将一切觊觎着撕碎。

明轩丝毫没有掩藏自己的情绪,坦然地对上那双眼神的主人,缓缓勾起了薄唇,两人对视片刻后,明轩站起了身,淡淡道:“打扰了各位,我去听个电话。”

欣长挺拔的身影就这样走了出去,凌风喷火的目光被那扇门所阻挡,捏着方可言的手不禁加重了力道,方可言吃痛却不敢抬头,眼底的那抹殷红一时间无法消散,她自然没有颜面抬起脸。

一边的白晓岚静静的看完两个男人厮杀的一幕,思索片刻后,侧脸对凌老头子说:“凌伯伯,失陪一下,我去下洗手间。”

“去吧!”

凌老头子含笑夹了一块清真扇贝肉,有条不紊的咀嚼着,等到白晓岚出了门,那微笑才从布满沧桑的脸上退了下来。

“凌风,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凌老头子一向疼惜凌风,一般不喊他的正名,若非事态严重,绝不会以这样的口吻与凌风说话。

凌风揉了揉眉心,线条优美的侧脸上呈现深深的无奈。

绵长叹息后,坚定了决心:“我知道!”

方可言依旧没有抬头,身前那一小碗汤也没有减去多少,只机警的动着勺子似乎在喝,又似乎一口都没喝下去。

凌老头子闲散地吃了几口,语气淡淡:“可言啊,那汤不好喝就不要勉强了,吃饭嘛,众口难调,你还是挑喜欢的吃吧,这样旁人看来也舒服些。”

方可言心头一震,听出了凌老头子的弦外之音,默默放下勺子,身边却射来一道令人心疼的目光。

无奈、歉疚、幸福、到底孰轻孰重?

方可言扯了扯嘴,抬起头对凌老头子说:“谢谢,是因为您送的的礼物太贵重,令我一时间太激动过了头,其实这碗汤很适合我的口味。”

说完,摸了摸脖子上珍贵的项链,那项链就像一个沉重的枷锁,牢牢锁住了方可言。

只是被锁之人却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心甘情愿。

凌老头子没再抬起眼,静静地喝了一口红酒,说:“人生之不如意十之**,年轻人有的是时间,机会,一切就看你怎么掌握了。你们能结婚,我这个做父亲的当然是十分欣慰的。既然做了决定,就不要半途而废,坚持走下去才会看到了解执着的真谛。”

是啊,坚持下去才能了解执着的真谛。

凌风受到鼓舞般的握紧了方可言的手,既然做了就不应该心生悔意。

而方可言则是无颜以对,她曾经摇摆不定,她曾经掩藏真心,假惺惺地与凌风嬉戏周旋,她甚至答应与凌风结婚,也只是因为某人无意间露出的情感令她心生恐惧,为了逃避,不愿违背道德而走的下下之策。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方可言苦笑着抬首定定望向凌风,跟他摊牌何其容易,只是要令他死心放手,又何其难。

就像方可言想要忘记明轩,简直等同于登天。

他们都是固执的孩子,不同的是,凌风会争取,而方可言只会逃避。

短暂的沉默被推门而入的两个人打破,明轩和白晓岚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先后入座后,明轩的目光总不经意的落在对面的方可言和凌风身上,方可言已然恢复了自然神色。

凌风却依旧将那抹浅笑进行到底,既不看在座的任何一人也不说话,只是拉了方可言的手放在双掌间轻轻揉捏,专注的神情就像在把玩着珍贵艺术品。

白晓岚则一脸平静,淡淡扫了在座的众人一眼,强扯着笑脸对凌老头子说:“凌伯伯,不知道凌风和可言的喜事订在哪一天?等凌风和可言结婚时,晓岚一定要送份大礼,以表表我这个做表姐的心意!”

凌老头子神定气闲地弹了弹手中的雪茄,几点灰色烟灰被弹进水晶烟灰缸里,被灯光折射出怪异的形状。身体轻轻朝后仰,闲散地靠在高背椅上,举起手抽了一口雪茄,丝丝青色烟雾从他嘴里飘了出来,凌老头子眯上双眼似是很享受地说:“晓岚啊,这结婚的事情还早,等一切订了下来,凌伯伯一定让凌风把请帖亲自送上你们家。”

白晓岚笑道:“好啊,那我们就等着喝喜酒咯。”说罢端起酒杯浅酌了一口,目光似有若无地扫过对面的两个人,笑容更深。

“凌伯父,真是不好意思,我临时有点急事需要离开,您慢用!”明轩忽然站了起来,端起桌上的酒杯,一脸歉然:“这杯酒权当赔罪了。”

明轩一口喝干净了杯子里的酒,又径自倒了一杯,浅笑着对凌风和方可言说:“可言,凌风,祝你们白头到老。”

清朗如月的男子带着真挚的祝福,饮下这杯甘醇又苦涩的酒,朝对面伉俪情深的两人微微一笑,又颇带深意的朝凌老头子稍微颔首,退身离席,清冷的背影踩着落寞的步子,一步步走出众人的诧异的视线。

装修华丽的房间里,满桌山珍海味仍旧散发着勾人的魅力。

当众人再度回过神时,已发现餐桌上又多了一个空位,原本坐在明轩身边的白晓岚不知何时已不见了人影。

一场晚宴就这样戏剧性地拉下了帷幕。

“你要是后悔了,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凌风窝在阳台上的睡椅里,注视着漫天的星子,喃喃似是自言自语。

从晚宴上回来,两人便一直淡淡然各自想着心事,凌风窝在躺椅里看了一晚上的星星,方可言便站在阳台边望了一晚上的夜色,凉风习习吹来,吹不散那愁人的思绪。

过了很久,凌风得到的答案还是沉默。

红唇微弯,似是自嘲:“我很不明白,我生得不比明轩丑,爱得也不比他少,你为什么就是不正眼看我一下?难道就因为他比我早到几年?”凌风动了动僵硬的身体,将脸侧向了一边,满目的星子璀璨,他的心却无比沉重。

叹息声悠远绵长,凌风疲惫地阖上双眼:“至今我也没弄清楚,为什么就看上了你这么个人?多少女人眼巴巴的望着我,只要我挥一挥手,千娇百媚任我挑。为什么就单单看上了你?还真是自讨苦吃。”说到最后一句,凌风笑得凄凉。

寂静的夜是空灵的,许多事情发生了转变,往往在那不经意的一瞬间,或许在凌风还未曾注意到的时候,那一抹情愫已经悄然落下,入土发芽,等回过神的时候,那株嫩芽早已生根开花,已经由不得他放任,只能束手看那繁花似锦,任那藤蔓将他是生擒。

“你不明白,我比你更不明白。”方可言淡淡的回答,这是她自晚宴后的第一句话。

两个迷茫地人,就这么一次次问着,问对方也是在问自己,这相互折磨着究竟是为了什么,人活着又是为了什么?难道想要安静舒心的活下去就这么难吗?

方可言柳眉轻蹙,双眼里带着浓浓化不开的愁绪,缓步走到凌风身边,蹲下身子与他平视,眼前这个风华的男人被月光照的更加如梦似幻,美得那么不真实,要不是手中握着他温暖厚实的大手,方可言会觉得这么折磨人的几个月就是一场梦魇。

当梦醒后,什么疼痛、眷恋、不舍都会自然消散,顶多只会在生命中徒添几声叹息而已。

然则,手中温暖的温度却提醒着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真实的人,真实的心,真实的情,所有一切都是真实的,虚幻的只是她方可言的天真而已。

对上他缱绻万千的眼神,方可言痴傻地问:“凌风,你不恨我吗?我这样对你……”

如果不在乎,心为什么会酸胀得这么难受?

如果不在乎,心为什么会被歉疚满满占据?

如果不在乎,又为何会有眼泪从眼底滑落?

凌风伸手抬起她低垂的脸,当触及到她满脸泪水时,散满柔情的神色微微愣了愣,接着那两片红滟棱唇渐渐拉起了优美地弧度,呼吸着她醉人的气息,如三月花开般温柔的声音传来出来。

“可言,你这样只会令我更舍不得放手……”

遗失的玻璃鞋最新章节第三十二章 几番挣扎,欢迎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新书推荐: 淫女道艳遇之破宫闷骚美女伏魔纪邂逅女设计师我爱保姆之母女花妈妈叫张爱玲杀戮天穹贴身保镖:我的千金大小姐歌唱剑隐仙校花们的近身保镖大强者牛大丑风流记相公多多追着跑裂空神诀重生寡头1991美人谋:毒后倾城修真之超级兑换姐妹的诱惑妻主太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