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公春浩小说站 > 言情 > 静静的汶川最新章节

第九章

静静的汶川?|?365与SB滚球水位_365滚球直播_滚球365彩票首页:宋师君?|?更新时间:2019-09-28
推荐阅读: 风流黑道学生网游之不死意志我的IT五年赵云转世之横扫异界缔造茗茗狩猎传说眉妩天医左少的心尖宠儿

蒋方把一切都告诉了姬韬,姬韬让蒋方再不要和戴春艳联系,不值得。蒋方下决心不和戴春艳联系了。可真的没有她,他感到寂寞。他要喝下这寂寞的酒来写作,写作是寂寞的事,把他避到寂寞,或者说是他自己把自己避到寂寞,这样才好写作,现在是写作的时机了。他明白他已经寂寞了十多年,现在到了关键时刻,不能停下来,然而,寂寞吞噬他,让他难受,难以忍受,怎么办?他想起刚来这里的第一天,那天,他起了个早,他在找工作的路上,听到寺院传来的钟声,真好听,他第一次听到如此清脆的声音,那声音召唤他,像父母召唤儿子回家一样,他想就此在寺院里过一生多好,可他没有去,寺院门关闭着,往里面看不到一点光亮,寺院也不会收留他,寺院收徒弟要本科生学历,他是大专生,寺院即便愿意收留他,他也不会化缘,还是会被逐出寺院。当和尚的心结却未断绝,这几年,他多次到寺院,烧香还愿,感受超脱人间的境界,有一次到寺院,看到僧人在享受天伦之乐,他对寺院绝望了,他知道这里又是一个世俗世界,到了里面也不会有宁静的日子,从那天,他断绝了当和尚的念头,可他的心要在哪里休息呢。正在他找不到精神寄宿时,家乡发生了地震。他得知后,很震惊,赶快回去,这节事在第六卷中。回来后,一切照常进行,厂里面的人很快把这件事忘了,厂外多了一个节目,每隔十天半月有残疾人的演出,这节目为了募捐,募捐的钱供这些残疾演出人员和主持人员生活,他不太喜欢看这种节目,不过,有时也会被他们的歌声所折服,一次,去书店的路上,正好遇上这类节目,他听到一个因事故断一支胳臂的女孩子在唱爱情歌曲,她深情,以致于流泪,蒋方想她是一个有过真爱的女孩吧,她可能因为事故的出现被狠心的男人抛弃,想着这个,他摸摸口袋,口袋里还有六十五块,他把六十块放进募捐箱,转身走了,留下五块还可以吃夜宵。刚走几步,一个矮矬的中年妇女截住他问他有没有钱,妇女说她到了这城市后,没有找到工作,钱没了,两天没有吃东西,希望蒋方能够给她一个饭钱,蒋方看她可怜巴巴的样子,给了她五块,口袋里一分钱没了,夜宵泡汤了,书也买不成,买书他是很节省的,不是很有价值的书他不肯出钱,可是今天却出手大方,他知道这些女人可能是骗子,可是他宁愿信其有,他是开心的。

他没有去书店,直接踅了回来,没了钱,没夜宵吃,长此以往,身体会很消瘦,他会死掉,他赶快向姬韬借钱,姬韬是小气鬼,怕蒋方借钱不返,不愿意借,借钱最伤感情,只有向厂里借钱,他向厂里借了二百。吃了夜宵,他明白了,他之所以空虚,是因为心灵没有寄托,心灵没有寄托的人又怎么能写出好作品呢。可是,寻找心灵寄托也不是可以刻意而为的事,这需要机缘,而这个机缘对蒋方来说来的太晚,一天,蒋伟妻子王小芳找蒋方,她想到临近的村子里看基督教的演唱会,蒋伟要加班,她没有人陪,想起了蒋方,蒋方立刻同意陪她去,她是一个好说话的女人,一路上说个不停,介绍这里一年几度的基督教演唱会,这里每年都有一到三次基督教演唱会,规模大一点的一般有一次,年初举行,到场的人很多,这里很多人信仰基督教,走进小巷中有时会听见有人家在唱圣赞歌。基督教的演唱会上一般有一位传播福音者介绍基督教的基本知识,介绍基督教在全世界的现状,还会介绍基督教在当代的神迹。这些神迹听起来都不切合实际,也没有必要那样讲,真正了解基督教的人不是因为那些神迹来爱基督教的,那些想加入基督教的也不会是因为那些神迹,大家都在需求心灵的依靠,而基督教给了他们最温暖的怀抱。蒋方五六岁已知道基督教,他不信教,那时仿佛有一种声音让他和大众一起向上帝跪拜,他还不知道基督教到底是什么样的宗教,只知道他要向上帝祈祷,可是究竟要求上帝给予他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现在不同了,他知道他要向上帝祈祷什么,也知道基督教的一些事情。他现在就要走进基督的门徒中间,就要感受基督的爱,他要真切地感受基督教是什么样的宗教,他很开心,他渴望了解新事物,希望了解这个世界的,他想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他心灵的皈依只能是上帝了,舍此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吗,所以,他很珍惜,他带着虔诚的心来到了会场。王小芳到了会场也安静了下来,她认真地在听演唱,先是孩子的歌声,再是中年人和年轻人的歌声,还有美丽的舞蹈节目,中间还有扬声器里播放的赞美主的歌曲。蒋*得这些歌曲太动听了,他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动听的歌曲,这些歌曲让他的心变的更加纯洁,让他对生命更加热爱,活着真好,可以听到这么好听的歌,如果能够天天听到这样的歌曲实在是幸福,这样想着时,演唱主办方在为每一位到来的员工发放免费的花生米,每个人一包。每包有两百个花生米。这是蒋方第一次在外地吃到免费的食物。报纸上说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那不过是因为他们心里没有发现上帝的存在。蒋方拿到花生米想起了手中没有钱而饥饿难忍的一次经历,心里充满感激。上帝是看不见的,可是上帝不就在人间,就在人们的心里吗,发现上帝人在行善积德,多好啊,蒋方想他有时间的话一定要多参加这样的活动,一定要加入基督教,成为基督的门徒,他还要为基督传播福音,给更多的人带来幸福,有了这个想法,他向王小芳打听这里哪里有基督教教堂,王小芳告诉他,不用着急,基督的门徒为基督做事为人类做事是很积极主动的,不用你去找基督教教堂,基督的门徒就会找到你,就像你寻找上帝,其实上帝不要你找,他早就在你的心里,只是你没有发现他,蒋方听了这些话有点糊涂,有点不相信,当然他早听说过三位一体的学说,知道我们心里有圣灵,也就是上帝,可是他从来没有感觉到啊,仁慈的基督真的就在我们心中吗,他被这个问题困惑着,正如王小芳所说,没有过几天,蒋方在路上溜达,正好遇上一位年轻人向他赠送邀请函,邀请他去听基督教演唱会,这次是在基督教堂里,蒋方很高兴地去了,他先听了演唱会,演唱会结束后,是圣职人员的演讲,开头演讲的一位是神学博士,蒋方想不到现在还有神学博士这个头衔,他很早就听说这个头衔,觉得很神圣,这次看到了神学博士,看到了博士侃侃而谈,他在赞美基督,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对基督的崇拜和赞美,蒋方更觉得基督是伟大的,可惜的是这位神学博士不用普通话讲话,用地道的温州话,蒋方一句没有听懂,接下来一位的演讲结合了很多实际,但是他的知识显然没有刚才的那位渊博,因为他演讲的东西蒋方早就已了解,而且蒋方还挑出了他演讲的两个明显错误,不过,这不影响蒋方喜欢基督,演讲结束后,演讲者说他要把几本书赠送给在场的几个人,只有十本书,只能赠送给十个人,他问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的有几个人,让这些人举手,蒋方把手举起来,正好十个人,于是蒋方得到了一本《圣经》,《圣经》在世面上买不到,这次机缘凑巧得来也是和基督的缘分,他想他在内心里已经是基督的门徒,他要好好阅读这本书,以前,为了增加见闻,他希望看到各种高深的东西,如宗教的东西,如《古兰经》,印度的各种佛经,《圣经》,以前他看到过《古兰经》,没有购买,再也见不到了,他感到遗憾,现在他没有用一分钱得到《圣经》,他想他是该好好珍惜,这真是缘分。回去他就开始看《圣经》,对《圣经旧约》他不喜欢,那里的人喜欢用石头惩罚坏人,他这时头疼病更加厉害了,吃了一些降烧的药没能止住,他想他的疾病在恶化,他不能更好的研究这本书了,再说他也希望研究更多的东西,他还有很多书要看,刚刚听说奥地利小说家卡夫卡的小说写的很好,想读一些,可是也没有心情去买了,身体不好让他思考如何把对生活对人生的感受赶快记录下来,以免后悔,他又一次想到死亡,他觉得他的生命就要失去,就这样在很难受的状态下持续了一个月,他竟然没有死,他觉得他死不了了,他还要读书,还要写字,并且要赶快给自己的作品命题,他要完成构思,然后用五年六年的时间把作品完成,之后,让一切都冲他来吧,他不再害怕,可是现在,他不能倒下,他要挺住,他要坚强地抗起使命,身体刚好转,他去找姬韬,姬韬知道他在看《圣经》,见面问《圣经》研究的怎么样了,这是一句口头语,蒋方笑笑说他已经是神学博士。这是大话,他对基督教的认识还停留在字句理解,对基督教的精神还没有感同身受的体验。姬韬那天和平常一样心情很好,他们两个一起到一个他们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蒋方想这么小的一个城镇,也有很多他没有去过的地方呢,他总喜欢在一些地方逛,其他地方都疏略了,那里有一个旱冰场,很多年轻人在里面溜冰,旁边还有一家小饭店,里面有两个孩子在说话,一个孩子看着蒋方,蒋方蹬大眼睛看看他,算是逗他,蒋方突然想起了这些年遇到很多陌生人,那些人只有一面之缘,以后,想见可能也见不了,他已想不起那些人的面貌,在火车上见到的人,到一个陌生地点见到的人,在网络视频里见到人,很多面孔,他们都存在着,他们不能给蒋方温暖,而蒋方爱着他们,蒋方要用写作温暖他们,蒋方一直认为自己的存在是重要的,他觉得很多人都是行尸走肉,没有目标,没有方向,而他不是,他看不起很多人,他有点傲。在他和姬韬来到一排有长沙发的地方,他们坐下来,他们第一次去那里,姬韬很开心地谈起未来,他说他要离开这个小镇,这里太脏,再做下去,小命要丢,蒋方知道他在说谎,他不会离开,他不知道到哪里去,蒋方想把他带走,可是他也不知道到哪里,他要用文章来拯救大众的灵魂,而在现实里他却不能拯救他最要好的朋友,他感到很没有力量,他靠在沙发上,感到很沉重,突然想起张青,他把他和张青的事情告诉姬韬,问姬韬他爱张青是不是很傻。姬韬说他和张青都很傻,为什么相爱了却没有勇气走下去,这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两个不相配。蒋方一直在思考张青离开他的原因,他慢慢地明白了,张青离开他,是因为理解了他很多东西,当张青对他只了解一个表面的时候,张青喜欢他,当张青了解了他是一个很风趣的人后,张青喜欢他,当张青了解了他的家庭和前途后,张青喜欢他,可这时张青已经决定离开他,是认识让张青离开,他和张青分开也是因为认识,他想认识这个世界,他要看书,他要追求,他要写作,为了这些,把大好的年华抛掷在书本里,冷落了爱的人,现在呢,他认识到书本重要,可是爱更重要,没有了张青,他写作还有幸福感吗?他还是他吗,他在拯救别人的时候是不是感到自己被拯救了呢,老子说的对,要弃绝认识世界的心志。回归自然,他想起了自己快乐的时光,小学,他一直是幸福的,他没有母爱,但是他基本上感觉不到他是一个没有母亲的人,他不去认识没有母亲的坏处,于是,他快乐,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感觉到没有母亲的方便,感觉到没有母亲的坏处,他开始遮掩没有母亲的现实,这使得他很痛苦,他开始追求知识,这消耗心力,得到的比失去的还要多,当他学到很多东西后,他非但没满足,反而觉得自己认识的只是很小的一点,他还需要认识更多东西,于是,他只能忙碌一生,是的,认识事物之心让他更加不幸福,但是,现在,他并不后悔认识了很多东西,他还希望认识事物,后悔的是这让他失去了张青,如果一开始他不去认识这个世界多好啊,他觉得那些没有上过学的人是幸福的,那些人每天看起来乐呵呵的,没有烦恼一样,女人认识世界更少一点,于是,女人看起来比男人的幸福多。现在,他不喜欢做没有知识的人了,他已经被知识的魔力所吸引,他要一直研究下去,只要这样,他才感到幸福,他学习,也是为了自己的幸福,为了打发寂寞。坐在他身边的姬韬额头上没有一丝皱纹,而蒋方年轻的额头上已经有了一条明显的皱纹,姬韬没有了解这个世界的兴趣,他不看书,蒋方猜测到了姬韬到了三十岁额头上也不会出现皱纹,而皱纹不但是心情的体现,要是疾病的征兆。这之后,蒋方开始喜欢到这个地方来坐坐了,这一喜欢,就到了第四年,他一天还在这里坐着,是大白天,他没有在意人来人往,他在看山东演员林青霞的散文,林青霞的文章一扫学究气的风气,给《南方周末》带来一丝春天的清风,把所谓的专家学者专栏的风头抢去了,他刚看完,想:他的想法总是正确的,他以前想那些能够把人物内心演的很深刻的演员都是很会做人的人,他们都是学业有成的人。在想这事时,他看到了一个穿粉红色衣服的妇女正腆着大肚子从身边走过,他觉得应该再看一眼这个女人,于是,他把头抬起来,正好看见前面刚刚走过去的女人是戴春艳,她已经怀孕了,戴春艳早看见了蒋方,她没有说话,可是还是停了下来,转过头来,走到蒋方身边。她把她已经结婚的事情告诉蒋方,并告诉蒋方她嫁给了她第一个爱的人,蒋*得她没有必要把这消息告诉他,这对他已经不重要,可他还是认真听了,并说看到她有了结果真好。她让蒋方赶快找一个,蒋方答应了她。她转身离开了。蒋方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想他不该了解这女人,要爱就爱,了解多了反而不好。找女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对与没有物质基础的人来说。特别是对于蒋方来说。说着,他已经是一个奔三十的人了,明年三十。今年,一切还没有开始,连一个小东西也没有,难道这就是他的命吗,以前他不信命,现在他有一点相信,天命存在,他觉得时下流行的一句: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应在别人身上都是正确的,可是在他身上不正确,因为,他性格双向,命运不确定,他要实现的不是凡人的幸福,他要实现的是两个幸福,二凡人的爱情幸福,二伟大幸福,实现的理想。现在。两个理想中的一个泡汤了,他还要固守着一个理想,这种心理的落寞谁能够体验得到呢,目标一定能够实现,时间早晚吧了,他总这样想,他要写作了,题材已经找到,汶川地震中发生的事就是他的题材,把他看到的和想到的都写进去,他知道他不会写的很深刻,因为他还没有体验到伟大的东西在内心里浮动,没有这种体验又怎么能够写的伟大作品呢,他不灰心,这时,他的身体更糟糕了,见过他的家乡人都说他快要死了,这让他担心他的生命真的要到尽头了,他要抓紧每一分钟,他不能再构思,不能再列提纲,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这是他写日记的习惯,他写日记之前从来不去思考要写什么,写完,却发现前后连贯,浑然一体,他的文笔也非昔日所能比,他的文笔已有很大进步,这些都是在不知不觉间进行的,他可以写作了,现在缺少的只是时间,但是,他觉得时间少反而是好事,由于身体不好,他嗜睡,而床是疾病的来源,康德说过,他不想多睡,每天十二小时的上班时间,加上看书写作所用去的四个小时,以及逛街所用的时间,一天里,他只睡六七个小时,有时不到六个,这样很好,不睡觉也不瞌睡才好呢。

文章题目叫《汶川纪事》,这不像小说题目,中国小说题目总很吸引人,他想权且定下这个题目,有了题目就有了开始,他心情很激动,不敢贸然起笔,这是他最重要的一部作品,可能是最后一部,他很激动,那天他写了篇日记,来叙述他的心情和打算。日记如下:零九年三月。这部作品已经构思很久,十年前已在构思,写过几次,一直写不好,又要写它了,以前,我一直在找我想写的故事,故事一直在那儿,只是写不好,现在,我把故事看的很明白,知道了很多表达技巧,可是,在写这部故事的时候所有的技巧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容,空洞的技巧有什么用呢,我一直想理解世界,了解文学,我了解了文学,因为我了解了技巧,而技巧不是文学,那些技巧只是使文学更雅致,我想我不会刻意用技巧,一切都为内容服务,这个故事太美丽,太过庞大,让我想起美好的东西,比如天空,比如大海,比如雨雪等等。为了它我又要寂寞地起行,要减少和姬韬的来往。H眼睛,一段公案,所有的一切都会消散,为了这部书,需要很长的时间,至少要五年,我已经打算好了,不出意外的话,每年十万字,共五十万字,比曹雪芹少写一半字。每年十万字,很少的写作数量,可是,以我的身体,我的思维只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明年,师君要来找我,我不想见他,因为我们已经完全不是一路人,他高高在上,我算什么,我有什么,我所写的东西并不比他思考的更高明,他不会笑话我,可是他也不能给予我帮助,我需要时间,更需要寂静的环境,我习惯了寂寞,我不想打破现在的生活。我每天都要写字,哪怕每天只写一个字,要强迫自己,我和别人,起码和专业作家,也就是签约出版社的作家不一样,他们衣食无忧,我不同,我每天都在担心工作会丢掉,这份担心是在帮助我,要我尽早完成作品,我想在厂里我才能写作,在家里不行,压力太大,于是,我很珍惜在厂里写作的时间,而厂长决定我能不能在厂里工作的命运,厂长说命运掌握在我手里,只要我做的好,厂里希望我留下来。我也想做好,可是我的身体不争气,影响工作,早晚还是会出厂,所以,在厂里一天就要写一天的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每天都要写字,这个还没有做到过,现在突然做到不大可能,还是督促自己尽快写吧。现在,我的脾气和以前不一样了,还记得我二十四五岁那时,我心理虽然怕失去工作,失去之后,倒释然,失去再找嘛,现在不行,我更加不希望失去我的工作,这可能跟年龄有关,我不再年轻了吗,还不到三十呢,有很多人不到三十都说自己老了,我也这样想过,这种想法很懦弱,我从来就没有勇敢过吗,是的,我的内心很脆弱。三十并不老,而是成熟,心灵上成熟了。

我认识这个世界没有依靠别人,没有依靠家里人,而是完全依靠我自己,和我有一样经历的人越早看到我的作品对他认识世界越有利,我写这部作品也是为了他们,有很多人其实不需要看我的作品也能很好的认识这个世界,我见过很多这样的人,就像张青,她以前和我在一起时,为什么有那么多话,还不是因为她对生活看的很透,是她的家庭在教育她认识生活,那时我看不透,因为没有人告诉我,现在我知道了生活是怎么回事,我要把它记下来。对了,一个人对年龄的看法和一个人的处境有关,养尊处优的人,可能觉得四五十还很有精神,那些贫困潦倒的人可能在二十岁就认为自己老了。所以,追求美好的生活可以使人年轻。对于这个我不知道对错,也就是对于达尔文的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理论,以前我很讨厌这个理论,这个理论有很多人表面上的符合也让我不屑于思考它,现在要认真思考它了,是的,很多古老的东西对于我都是新的东西,总觉得我是一个新式的人物,其实,我是活在古书里的人。上些天我想到了人是从想认识这个世界开始走上烦恼之路的,我想事情都有两面性,认识世界如果真是人类的一个目的的话,那么即使烦恼不也是很应该的吗,单单为了自己的幸福不也很可怜吗?

静静的汶川最新章节第九章,欢迎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新书推荐: 马云制胜的九种武器性福家淫扣杀蠢蠢愈动官场预言家极品异术高手唯一仙例妾居一品天道混乱灵斗武医半步多欲望传说倾国恰在天荒时势利眼江山乱之后宫倾城葵花神功伊人来自明朝腾龙帝国王者美利坚全能贴身高手皇家校草:笨丫头不许逃